肆柒

随便写写 咸鱼一条

[淇峰]

街上的行人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脸上挂着平静的面容,路过往常热闹的小吃摊,还是那么热闹,骰子声,叫好声,络绎不绝。
你知道吗,街角处又新开了一家店铺,我盼望很久的奶茶店原来是家房产中介。
那个买包子的大叔也还在,他每次看见我也会问我还要不要大葱包子,我照例拿了几个,路过菜市场热心的阿姨又送了我几根大葱。
逛超市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买一大堆的零食。
你的笑容真是开心啊,这是一张有声音的照片,耳边会自动响起你杠铃般的笑声。
每天都会去看你。
每天都看不够你。
原来,你已经走了这么久了。
熊梓淇怀里抱着一束花,轻轻弯下腰看着照片里的人,眼神宠溺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很想你”轻呢出声。

[执峰]唇色


谢谢@陵钤都挥霍光了 的埂
锅都是我的

“呼~”
赵志伟深深吸了一口气,他通过了海选,节目组却通知他即使是男孩子也应该会化点妆。
难道自己通过重重海选,却要难倒在化妆上?
海选都过了,还要什么能难住自己的,赵-自力更生-志伟上线。
赵志伟当即决定先从网上搜视频,看别人是怎么化妆的。
赵志伟拿着平板打开一个app点进一个最近很火的化妆博主。
[包子吕鋆峰]
赵志伟不禁轻笑一声,这是什么名字,还没有看视频先刷刷评论,毕竟有时候评论的信息量还是很大的。
“表白包子”
“哇,包子眼影的配色太好啦”
“好喜欢小包子啊”
…………
赵志伟扶额,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不矜持吗?
然后点开视频,“啧,怪不得叫包子”
赵志伟看着视频里的小包子,脸真圆。想捏。
“好啦,今天就教学到这里,再见啦”
一个视频看完了,赵志伟才发现什么都没记住,然后又点开重新播放。
“这个眼影呢,是要这么上色的……”
等等,好像前面还没有仔细看,又倒退回去看,一个视频看了三个小时,赵志伟才搞清楚,化妆是怎么样的。
“都怪这个包子,太可爱了,让人只注意到他”
赵志伟嘟囔着,然后对着镜子准备开始实施化妆。
“诶,我这个跟他画出来怎么不一样”
“咦~这鼻子上这两条线怎么不齐”
“啧~脸怎么这么白”
“这个眼线到底该怎么画啊!!!”
赵志伟仰天咆哮!
到底给不给手残党一条活路啊!!!!
“算了,我还是素颜吧,至少不会吓人”赵志伟放下化妆品,并且把他们束之高阁。
化妆神马的,并不适合自己。
明天就要参加节目了,赵志伟早早的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了,闭上眼睛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伸手把放在床头柜上的平板拿过来,然后…点开包子的化妆视频,“哎呀,他怎么能化这么好呢”赵志伟发出感叹。
等赵志伟看完视频后,已经凌晨了,赵志伟一看时间,“怎么这么晚了,快睡了快睡了”
“滴~滴~”
赵志伟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关了闹钟,头也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才六点啊”
赵志伟把自己再次埋进被子,五分钟过后猛的起来。
冲进卫生间洗脸刷牙,然后打车去录制节目的现场。
到录制地点,看到被工作人员带到化妆间,原来有化妆师啊,赵志伟心里想。
才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
“来,嘴巴撅起来,对,嘟着”
赵志伟只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不会是!
赵志伟走进去,发现,真的是他!
小包子!
但素,吕鋆峰在忙着给现场嘉宾化妆,他进来,吕鋆峰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埋着头专心在给嘉宾画妆。
这时候来了,一个另外的化妆师来给赵志伟化妆。
化妆的时候赵志伟盯着吕鋆峰,“画得真好啊,他手真巧”。
录制节目开始了,这是一档类似综艺又有点偏真人秀的节目,赵志伟一开始比较迷茫,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有人叫他去,他就去帮忙,即使那并不是他的活。
节目开播一周后,赵志伟意外的火了。
最开始只是有人夸这个小哥哥脾气真好,要是自己把怎么活都丢给自己肯定会有点不舒服。
赵志伟多了一万的粉丝,也算是有了名气。
直到有一天,一个叫[包子吕鋆峰]很火的大v发了张赵志伟节目里做饭的视频截图,并配文“大葱竟然扔掉了!!浪费!!!!”
然后大家都知道了[包子吕鋆峰]喜欢大葱。
而节目里的赵志伟讨厌大葱。
本来只是个日常的吐槽,结果没想到赵志伟竟然回复了 “我会做大葱包子”
吕鋆峰晚上翻评论的时候看到了这句话,他没想到只是一个日常的吐槽竟然会被正主回复,并且还是回复的,他会做大葱包子,这个人,会不会骗自己的?
吕鋆峰决定去私聊赵志伟
“在?”
“嗯”
吕鋆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回复,这个人在线?
“你会做大葱包子?”
“会”
吕鋆峰纠结了很久不知道该不该发,但是一个陌生人,还是自己吐槽过的人,要去蹭包子不太好吧。吕鋆峰还没有想好到底开不开口的时候赵志伟已经回了条消息。
“来我家,我给你做包子”
然后附上地址。
吕鋆峰当机立断,给自己做包子,真是个好人!
然后打车去了赵志伟的地址。
吕鋆峰到了目的地,敲门。
赵志伟在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就就以最快的速度开了门。
吕鋆峰看到眼前的赵志伟“你好”
“你好,快进来吧,包子已经蒸上了”
吕鋆峰跟着赵志伟进了屋,坐在沙发上,一时空气都安静下来了。
“你是化妆师?”赵志伟在一片安静中先开了口。
“是”吕鋆峰看着赵志伟。
“那个,你愿意教我化妆吗?我可以天天给你做大葱包子”。
“好啊”吕鋆峰笑着点头答应。
吕鋆峰包子吃饱了,然后教赵志伟化妆,“赵志伟!!!!”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咆哮。
“跟你说了不是这样的,你手不要抖!”吕鋆峰脸气鼓鼓的。
赵志伟看着气呼呼的包子。想戳脸~
“要不这样吧,你给我化妆好了,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做,我什么都会做!”赵志伟拍拍胸脯保证。
“这可是你说的,算了算了,看你手残一辈子都学不会,我就勉强答应了”
分割线——————
距离赵志伟参加的节目已经播出一个月了,赵志伟也涨了很多粉丝,快到一百万了,还在持续往上涨。
吕鋆峰录视频的时候会让他去当模特,有一期让赵志伟自己画手残妆,然后告诉大家手残有多可怕~
有几家很不错的公司来找赵志伟谈签约,赵志伟签了其中一家。
这家公司资源很好,赵志伟拍了几部戏,一夜爆红。
吕鋆峰也做了赵志伟的御用化妆师,无论走到哪儿也要带着吕鋆峰。
吕鋆峰偶尔也会录制化妆视频,有时也会有赵志伟的镜头。
一天,赵志伟咬了咬吕鋆峰的嘴唇,“你干嘛~” “我在给你画咬唇妆啊”赵志伟笑着看着吕鋆峰可爱的小模样。
偏偏他爱惨了吕鋆峰这委屈的小模样。
一天,赵志伟参加活动,有粉丝提问“志伟哥,你的口红色号是多少?”
赵志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笑回答“天生的”










喜你为疾(三)


“你受伤了”
陵光看了眼自己身上的伤没有回答。
公孙眉头一皱,“进去处理一下”他没有问是怎么受的伤,毕竟这世上谁没有秘密呢。
公孙钤走在前面,陵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跟了上去。
“嘶~”陵光倒吸一口气,额头上的汗一颗一颗流下来,陵光咬着发白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公孙钤上药的手一顿,接着又有条不紊的继续上药。
药上好了,陵光坐起来,沉默了一会儿“谢谢”
“不用谢”
又是一阵寂静
陵光动了动嘴,开了口“我饿了”接着又说了一句“我不会做饭”。
好嘛,这是捡了一祖宗回来。
公孙钤自觉的走向厨房。公孙钤打开冰箱看有着什么菜,看公孙钤去拿青椒,陵光急忙开口,“诶,我不吃青椒” “有大葱吗?”
大葱……包?
公孙钤在厨房烹饪着食物,偶尔从门口看一眼陵光。很好,吃大葱吃的很香。
分割线——————
看着远处在玩沙子的陵光,公孙钤眼神一暗,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陵光时不时抬头看公孙钤在不在那里。看到公孙钤好像不开心?
陵光跑过去看着公孙钤,也不说话,就一直盯着他。
公孙看到自己面前的阴影,抬头看到盯着自己的陵光,抬起手用袖子给陵光擦擦陵光的小花脸。“小花猫”轻轻一笑。
陵光看到公孙钤终于笑了,也跟着笑。
“饿了没有”
  陵光盯
“我们回家”
  陵光盯
公孙钤牵起陵光的手,两人一起回家。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只要你在,哪里都是家。
我爱你
我也是






喜你为疾(二)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照进卧室。阳光映在陵光的脸上,长长的睫毛,脸上还带着一丝泪痕。
公孙钤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真好看啊,手不由自主的轻轻抚上陵光的眼角,轻轻擦拭着泪痕。
许是睡饱了,陵光睁开双眼,看到的就是公孙钤温柔的看着自己。
陵光也眼光直直的看着公孙钤,公孙钤看着陵光傻傻的模样,嘴角一弯,无声的笑了起来。
“在看什么?”公孙钤先开口了。
“饿了”
“那我们起床吃饭,嗯~”
没等陵光回答,公孙钤就把陵光拦腰一抱,一个公主抱,抱下了床。
把陵光轻轻的放在洗手台面前,“好了,你先乖乖刷牙”公孙钤把牙刷递给陵光。
陵光接过开始刷牙,公孙钤就这样看着他。
等陵光洗漱好之后还没开口,公孙钤就又一个公主抱,抱起了陵光。
餐桌上布满了早餐,公孙钤把陵光轻轻放在座位上,端起一碗粥,开始投喂。
因为陵光很怕生,又很依赖他,所以公孙钤让保护的人都待在暗处,保姆阿姨也是做完饭就会让她们一直呆在旁边的别墅里。
怕陵光摔倒,公孙钤把别墅里所有边边角角的家具都用海绵包了起来。
吃过早饭,陵光在沙发上静静的呆着,公孙钤在客厅里办公。
陵光一抬头就能看见他。
公孙钤处理事务一直到下午,他抬头看陵光还是在沙发上坐着。公孙钤活动了有些发麻的双腿,向陵光走过去大手一揽把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我带你出去玩会儿”公孙钤轻声询问道。
听到能出去玩陵光抬起头,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手扯着公孙钤的衣袖,意思是我们一起。
公孙钤明白陵光的意思,“好,我陪你一起。”
说是出去玩,也就是在院子里待会儿。毕竟现在是多事之秋。


喜你为疾(一)


吸血鬼公孙钤x痴呆陵光(划掉)并不
“只要你能活着,我愿为你做任何事”
“可你从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
灵异向,异能向。私设同性已合法
勿上升蒸煮
分割线——————
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熟睡着的陵光,公孙钤强忍住想要咬上陵光雪白的脖子上的冲动,抚摸着陵光有点肉的脸。
脑子里有两个声音在争吵,一个说:咬下去,咬下去,多么新鲜的血液啊。一个说:不行,他是陵光,不行。
公孙钤收回抚摸陵光脸颊的手,一个翻身下床快步走向洗手间,从抽屉里摸出一瓶药随手倒出几粒就干咽了下去。
“咳咳咳”公孙钤咳了几下,打开水龙头捧了捧水喝了下去,水渍从公孙钤的嘴角流向脖子。
公孙钤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狼狈。
公孙钤自嘲的笑笑,也不知究竟在笑什么。
床上的人翻身没有摸到那个温热的人,也醒了,半睁着朦胧的双眼,四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看了四周,也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陵光把头埋进被子里小声的抽泣了起来。
在洗手间的公孙钤听到了动静,一拍脑袋,他怎么忘了,陵光醒来没看见他会哭。
连忙打开门,果然那个人又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床角。
轻轻走过去坐在床边,伸出手想要抱住陵光,没想到陵光似乎感觉到有人想要靠近他,向后一躲。
泪眼朦胧的抬头看见是公孙钤,他有些迟疑,不敢靠近,就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眼泪也一颗一颗往下掉。
看着陵光眼泪一直流,公孙钤心里急得不行,可是又不能吓着他只能轻轻出声:“包子,是我,过来”向他伸出双手。
陵光想了一会儿,迟疑了一下,还是向眼前的人伸出了手,公孙钤手一揽把陵光抱在怀里,手在陵光背后轻轻安抚他,“乖,我在呢,不怕”
听着怀里的人抽泣声渐渐变小,转换成均匀的呼吸声,公孙钤心里松了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下来,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起名废😂

吸血鬼公孙钤x痴呆陵光(划掉)并不

试读:
公孙钤嘴角有一丝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可他像没有感觉到一样把头伏在正闭着眼熟睡的陵光的耳边轻呢一声“我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

“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一定要帮我救活他”陵光对眼前的人嘶吼着。


小甜文

“小家伙”
“你知不知道叔叔曾经非常非常喜欢你爸爸”

被叫做小家伙的男孩默默站起来朝沙发上的吕鋆峰跑去“爹地,爹地,刚才爸爸说他是我叔叔”
“好小子,学会告状了”熊梓淇咬咬牙又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大峰~我错了”说完还委屈的眨眨眼。
看着吕鋆峰似乎有心软的迹象,熊梓淇一声惊呼“哎呀”然后弯下腰抱着膝盖。
吕鋆峰见状小跑过去,扶着熊梓淇“怎么了,我看看”
熊梓淇嘟着嘴朝吕鋆峰倒去“我头好晕,膝盖也好疼”还带着几声抽泣。如果没有看到熊梓淇露出得逞的笑的话。
看着吕鋆峰紧张的扶着熊梓淇去卧室,小家伙站在他们后面看着爹地把爸爸扶进卧室
“爸爸每次就知道用这招”然后无奈的耸耸肩转身去沙发坐着看电视了。他可不想去吃狗粮。

思来想去删去了结尾。
小学生文笔。
皮这一下很开心😂

大风 大峰!

“今天好大的风啊”赵志伟看着马路上把树都吹得摇来摇去的风。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笑低下头“大风,大峰”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啊。
在路边买了点包子和新鲜的大葱,回到家看到吕鋆峰正窝在沙发里睡着了,手机屏幕还亮着。
赵志伟轻手轻脚走过去,把包子和大葱放在餐桌上,从卧室拿出一条毯子轻轻的盖在吕鋆峰身上。
把吕鋆峰还亮着屏幕的手机拿起来看到界面还停留在挂机被队友举报的界面上。等会儿醒来又不知道要怎么闹了赵志伟心想。手一滑,好了,侧底退出。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赵志伟心里想。
吕鋆峰醒来的时候,听到厨房穿出“咚咚咚”的切菜声。
身上盖着毯子,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穿好拖鞋,靠在厨房的门上出声“赵大厨今天要做什么呀”
听到声音赵志伟头都没回,“包子给你放微波炉里加热了,自己拿,大葱在冰箱里,别吃太多要开饭了啊。”
吕鋆峰噔噔噔的跑过去,拿着包子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包子。
等吕鋆峰包子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厨房里也传出炒菜声,“大峰,拿碗筷,要开饭了”
“好嘞”吕鋆峰跑到厨房先啵唧在正在盛菜的赵志伟脸上亲了一口,拿着碗筷就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的是赵志伟宠溺的声音“慢点,别跑,祖宗哎”

算是小日常? 脑洞来自于我坐在外面面临着能把我人都吹倒的大风,然后我说了句,大风诶…大峰!  
写完这段我好饿啊,不行了,要去吃饭了😂

恍然一梦

公孙殁了
宫人来报时,陵光愣了神。
那样的一个风光霁月的翩翩君子,去了。
连衣服也没换,连夜赶到公孙府上。府外已经挂上了白帆。灵堂也已经布置好。
公孙远离家乡,死后连守灵的人也没有。
“公孙,孤王来看你了”
其实有很多话还没有说出口。听的那个人不在了,说不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公孙,孤王不想批奏折了,你来批吧”
可是这次身后却没人应答。
想起来那个人生前希望自己振作起来,可自己振作了,他却不见了。
陵光开始上朝了,认真打理朝政。
这一天还是来了
万箭穿心
也好
—————————————————————————
没想到,人死后脑海里会浮现出往事
也没想到,竟全都是你
初识,我将你错认成他
现在,我已经不会再认错你了
可是,你却不在了
——————————————————————————
我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在寝宫?
医丞见到王上醒了,忙上前讲汤药端给王上。
“王上只是稍感风寒,服几贴药便可”
“好,你先下去吧”
“是”
——————————————————————————
坐在床上的陵光看着公孙钤说“我做了一个梦”
“王上做了何梦?”公孙看向床上那人问。
“算了,不提也罢,倒是你,何时才搬进宫里来啊?”
“最近事务繁多,微臣今日都整理完,明日就搬进来”
“好,过来坐吧。还有你这称呼得改一改了”
“是,王上”
陵光瞪眼佯装生气“还叫王上?”
公孙不好意思的笑笑叫了声“光儿”脸也红了几分。
陵光看到公孙这番模样也被逗笑了,这木头脑袋,何时才能开窍。

真好,你还在我身边。我还可以看见你。
以前总觉得时间还长,什么事都可以等一等,结果你死后才发现,我和你还有好多事没有做。
还没和你下过棋,你也还不知道我心悦你。
不过幸好,你还在。

一座桥 一双人

这是第几次被安排相亲了?
坐在咖啡厅里的陵光想,数不清了。
对家里宣布出柜之后,被强迫性的相亲。因为父母一次一次的以死相逼。他…更像是认命了吧。
距离上次相亲陵光回家告诉父母很满意,两家人开始商量结婚事宜。
看着两家父母在客厅,兴致勃勃的商量结婚细节。听着他们的笑声,陵光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烦躁。
陵光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他紧握出青筋的双手却暴露了他心情并不好,甚至在克制些什么
把房间门关上,反锁。
陵光倚靠在门上,慢慢的滑落在地上。
双手抱着头,脑海中的记忆一一浮现在眼前。
那是最后一次见面吧,不过公孙钤并不知道。那也不算是见面,只是他陵光偷偷在后面看着那个人,和一个女孩。
他也要结婚了。
他告诉他,他也坚持不下去了
他说,我们分手吧
头,好疼。 心,也好疼。
陵光抱着头,跌跌撞撞的走到床前打开药瓶,随手倒出几粒,不喝水就咽了下去。
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才会有的熟练度。
陵光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他有抑郁症,分手以后就有了。
也许,在还没有分手的时候就有了。
他有狂躁症,需要镇定剂。
陵光觉得自己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医了。
外面的笑声穿过墙传了进来,陵光的眉头再一次攥紧。
陵光打开门,看着一群人还在探讨,没有人看见他出来,也没有看见他出了门。
陵光出了门,呼吸着新鲜空气。慢慢的走着,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他们初次相遇的那座桥上。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
这句话像是梦魇一般一直在陵光的脑海里回响。
陵光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完全无视前面根本就没有路了。转过身,向后倒去,任由水漫过自己的身体。
“陵光!” 好像有人在喊我,可是好像看不清呢…
————————————————————————————
“我是谁?”  “你叫陵光”
“那你又是谁?”  “我是公孙钤”
这样的对话重复了十几次,眼前的人却没有一丝不耐烦。
陵光失忆了,他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好像,还有智商。
比如,公孙钤去上个厕所的时间,一出来陵光又不见了。
他知道陵光又去那座桥了,“光儿” “光儿”
在桥上坐着的陵光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回过头看到是公孙钤,一笑,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
“我在这儿”朝着他挥挥手。
公孙把带出来的外套披在陵光身上,天凉了。
“你怎么总是能找到我?”陵光转过头问公孙钤。
“因为,我有魔法”公孙回答道。嘴角露出一抹笑。
眼前的人又不说话了,其实不是他有魔法,也不是他了解他,是因为每次他都会在这里来。并且每次都会问同样的话。
公孙钤称现在是七秒中记忆的陵光。
第一次陵光不见的时候,他找了很久,甚至报警了。
后来陵光每次不见他就会到这座桥来找。
陵光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住在哪儿。忘记了所有东西,唯独这座桥,他一直记得。
“你怎么哭了”陵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盯着公孙钤,看着坐在自己旁边这个人眼泪一直掉。
“这里风大,我们回家吧”手把陵光圈起来。
“好”
这里风大,我带你回家
—————————————————————————————
“医生!医生!病人不好了!!!”
紧接着一大群医生护士冲进来急救
“陵光”
陵光回过头看他
“你该回去了”
陵光歪歪头,他不懂。
看着陵光眼里的懵懂,公孙钤笑笑摸摸他的头。
“你该回去了,那里有爱你的人。嗯~”
陵光不说话就那样看着他
然后跑了出去
公孙钤看着陵光跑出去的背影,知道他又是去那座桥了,他也很不舍啊。可是他再不走,他会死的。
——————————————————————————————
“公孙先生,陵先生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我们…尽力了”
“你们出去吧”
没有预想当中的怒火,甚至还很平静。
公孙站在病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陵光。
瘦了,脸上也没有一点肉。整个人都很苍白。
公孙钤坐在陵光的病床上,像以前一样捏捏他的脸,一点肉都没有了呢。
“陵光”嘶哑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我以为那样你会更好,却没想到…我却害了你。”
公孙钤把头埋进被子里手紧握着陵光的手,泣不成声。
公孙钤不知道自己这三年怎么过来的,他是看着陵光跳下去的,医生说抢救及时,只是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
“病人没有一点求生意志”这是医生的原话。公孙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瞬间空白。听不到外界在说些什么。
陵光很怕水,公孙钤记得陵光告诉过他,陵光小时候不小心掉进水里差点淹死,所以一直很怕水。
当时陵光怎么会跳下去的呢。公孙钤甚至不敢想象。
从那以后公孙突然从家里离开。创建了自己的公司,一两年过去了家里人也倒是一直派人来请过,也亲自来过。公孙钤却一次也没有回去过。彻底断得干干净净。
陵光家里开始是不同意公孙钤把陵光接走的,当从陵光房间里看到一瓶一瓶镇定剂,看到陵光的诊断书。才知道,陵光原来一直承受着这么大的痛苦。
也就同意让公孙钤把陵光带走了。
只告诉公孙钤一句话“如果,有一天陵光醒了的话,你们俩记得回家看看”
看着眼前的两位长辈,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好多岁。头上也多了好多白发。
“好,我们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这是他的承诺。
一年过去了,陵光没有醒过来,公孙在医院处理公务,他怕万一他走开了陵光醒了找不到他哭鼻子怎么办。
两年过去了,陵光还是没有醒过来。公孙把陵光接回别墅,雇了一个24小时医疗团队。因为陵光有时候会有突发状况。医院哪有家里好。
今年是第三年了,本想着要是还不醒,那就接着等下去,五年,十年,二十年他也一定会等。
可是,现在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了是吗
“光儿,我求你,你不要走,醒过来好不好” 公孙把陵光的手攥得很紧,嘴里说出的话带着哭腔。
—————————————————————————————
坐在桥上的小陵光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可是回过头却没有看见人。
“陵光”
等陵光回过头,人已经把他搂在怀里了。
“陵光,你必须要回去了”
“为什么”这是陵光第一次发出疑问。
“因为你不属于这儿。”
“为什么?”陵光睁大眼睛看着他。
“陵光,有一个人他很爱你。所以你现在必须要回去了,知道了吗。”
公孙揉揉陵光的头温柔的笑着“陵光,虽然我很舍不得你走,但是你该回到自己的世界啦。”
看着眼前揉自己头的人一点一点消失了,陵光慌了站起来想要抓住他。
“陵光,不可以哭鼻子哦”
说完这句话,公孙钤也彻底不见了。
陵光抓了几下空气,眼泪快要溢出眼眶,可是他记得那个人的话,不可以哭鼻子,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
把头埋在被子里的公孙钤并没有看到陵光紧闭的双眼里留下了眼泪。
突然,他紧握住陵光的那只手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公孙钤一下抬起头,这时,陵光的手指又动了一下。
这次公孙钤看得很清楚,公孙钤都忘记了呼吸。看着陵光,看着陵光眼角有眼泪滑下来,他伸手想把把眼泪擦掉却看见陵光的眼皮动了!!
是动了!!这是不是说明要醒过来了! 公孙钤觉得这好像是一场梦。
公孙钤这才反应过来要叫医生。“医生,医生,你们快进来”叫了之后才反应过来他叫他们都出去了,激动得手都颤抖,拿出手机给他们打电话“你们快进来,陵光他!动了!!”
公孙钤说完了就把电话扔在一边,握住陵光的手,蹲在陵光面前,“光儿,你是要醒过来了吗” “光儿”
陵光缓缓的睁开眼,看着凑上来满脸胡茬黑眼圈上还有眼泪的男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 是谁”声音很沙哑。
看着陵光醒了过来还对自己说话,公孙钤眼泪更控制不住了,医生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看到病床上的人醒过来了,医生走上前去,“陵先生,您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吗,我现在要为您做身体检查”
陵光把视线从眼前的大 叔? 嗯  咳  身上移开,看着这个穿白大褂的人,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看着好不容易才醒过来的陵光竟然盯着另外一个男人,公孙钤挡住陵光和那个医生的视线,“是的,光儿醒了,你们现在为他做检查”  “好的,您先出去”
“我为什么要出去,我就在这儿,你们检查你们的”
看着才醒过来的陵光,公孙钤觉得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如果真的是梦,就请不要醒来。让这个梦一直做下去。
—————————————————————————————
一周后,抱着陵光在晒太阳,又怕晒着陵光又撑了把伞的公孙钤躺在躺椅上。其实可以称之为一张 床。
怀里的陵光已经睡着了,嘴角还残留着西瓜汁,公孙钤轻轻把西瓜汁擦掉。把毯子盖在陵光身上。
身后的管家已经见怪不怪。从陵先生醒来先生就一直是这样了。
看着怀里熟睡的陵光,公孙钤耳边响起医生对他说的话,“公孙先生,检查结果出来了,陵先生身体一切正常,只不过因为毕竟昏迷了这么久,身体还是比较孱弱。而陵先生,虽说醒过来,可是好像不愿意开口说话,对说话有抗拒。当然不排除是因为才醒过来,还没有恢复”
可公孙钤记得,陵光醒来的那一刻是说了话的。
一周过去了,陵光没有开口说话。无论他说什么,陵光都只是看着他。
公孙钤感受到怀里的人好像睡得不安稳的动了动,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把之前的思想抛到九霄云外。
管他呢,现在陵光还活着,活的好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看着陵光睡得这么香,还砸吧砸吧小嘴
“是梦到什么好吃的了吗”公孙笑笑俯下身,在陵光的小嘴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陵光醒来的时候公孙钤睡着了,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公孙钤,懵懂的盯了一会儿,就在公孙钤按耐不住要睁眼的时候感觉一个湿润的触觉。
公孙钤猛的一下睁开眼,不敢相信看着眼前笑着的陵光。其实公孙钤在陵光醒的时候就醒了,他不睁眼是等着陵光叫他。没想到,陵光竟然亲了他!
“陵光”公孙声音带着惊喜。
对方对应他的是一个笑容
公孙摸摸陵光的头,“饿了吧,咱们回家”正要弯腰抱陵光的时候公孙钤耳边传来一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