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安

随便写写 咸鱼一条 佛系更文

平安喜乐  

喜你为疾(五)

感觉到怀里的人不安分的动了动,公孙轻拍陵光的背,似是安抚,而他怀里的陵光也安静下来,继续酣睡。

公孙看着自己怀里的人,手上一个用力把陵光抱在怀里,好在,我没来迟,只差一点,我就要永远失去你了。

公孙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陵光的头,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合上了,想问的话还是没有问出口。

他知道就算他问了,陵光也回答不了他。

他突然有点怀念以前的日子了,和陵光偶尔斗斗嘴,虽然只是陵光单方面的认为。

分割线————————————————

“原来是陵家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听到手下人的汇报。公孙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你下去吧” 打断了手下人未说出来的话,  “是,少爷”并识趣的关上了门。...

喜你为疾(四)

陵光喜静,特意在半山腰买了一栋别墅,平时吩咐下去只要他不按铃,所有人都不能进来。

现在是半夜十一点多了,墙上的时钟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陵光站在二楼落地窗前,紧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 “看来,当真是不死心啊  呵”  陵光在黑暗中冷笑一声。

没想到进来如此顺利,这陵家大少爷看来也不过如此在黑暗中领头人想到。他们一行只有六个人,还担心人手不够,看来是绰绰有余。

当一行六人摸进大厅的时候,“唰”的一声本是漆黑的大厅灯竟全部亮起,同时鼻尖下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该死,有诈 走” 此时领头的那个人已经知道情况不对想走的时候,却已经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人包围住了。

领头人回头一看身后的五个...

[淇峰]

街上的行人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脸上挂着平静的面容,路过往常热闹的小吃摊,还是那么热闹,骰子声,叫好声,络绎不绝。
你知道吗,街角处又新开了一家店铺,我盼望很久的奶茶店原来是家房产中介。
那个买包子的大叔也还在,他每次看见我也会问我还要不要大葱包子,我照例拿了几个,路过菜市场热心的阿姨又送了我几根大葱。
逛超市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买一大堆的零食。
你的笑容真是开心啊,这是一张有声音的照片,耳边会自动响起你杠铃般的笑声。
每天都会去看你。
每天都看不够你。
原来,你已经走了这么久了。
熊梓淇怀里抱着一束花,轻轻弯下腰看着照片里的人,眼神宠溺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很想你”轻呢出声。

[执峰]唇色


谢谢@陵钤都挥霍光了 的埂
锅都是我的

“呼~”
赵志伟深深吸了一口气,他通过了海选,节目组却通知他即使是男孩子也应该会化点妆。
难道自己通过重重海选,却要难倒在化妆上?
海选都过了,还要什么能难住自己的,赵-自力更生-志伟上线。
赵志伟当即决定先从网上搜视频,看别人是怎么化妆的。
赵志伟拿着平板打开一个app点进一个最近很火的化妆博主。
[包子吕鋆峰]
赵志伟不禁轻笑一声,这是什么名字,还没有看视频先刷刷评论,毕竟有时候评论的信息量还是很大的。
“表白包子”
“哇,包子眼影的配色太好啦”
“好喜欢小包子啊”
…………
赵志伟扶额,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不矜持吗?
然后点开视频,“啧,怪不得叫包子”
赵志伟看着视频里的小包子...

喜你为疾(三)


“你受伤了”
陵光看了眼自己身上的伤没有回答。
公孙眉头一皱,“进去处理一下”他没有问是怎么受的伤,毕竟这世上谁没有秘密呢。
公孙钤走在前面,陵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跟了上去。
“嘶~”陵光倒吸一口气,额头上的汗一颗一颗流下来,陵光咬着发白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公孙钤上药的手一顿,接着又有条不紊的继续上药。
药上好了,陵光坐起来,沉默了一会儿“谢谢”
“不用谢”
又是一阵寂静
陵光动了动嘴,开了口“我饿了”接着又说了一句“我不会做饭”。
好嘛,这是捡了一祖宗回来。
公孙钤自觉的走向厨房。公孙钤打开冰箱看有着什么菜,看公孙钤去拿青椒,陵光急忙开口,“诶,我不吃青椒” “有大葱吗?”
大葱……包?
公孙钤在厨房烹饪着...

喜你为疾(二)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照进卧室。阳光映在陵光的脸上,长长的睫毛,脸上还带着一丝泪痕。
公孙钤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真好看啊,手不由自主的轻轻抚上陵光的眼角,轻轻擦拭着泪痕。
许是睡饱了,陵光睁开双眼,看到的就是公孙钤温柔的看着自己。
陵光也眼光直直的看着公孙钤,公孙钤看着陵光傻傻的模样,嘴角一弯,无声的笑了起来。
“在看什么?”公孙钤先开口了。
“饿了”
“那我们起床吃饭,嗯~”
没等陵光回答,公孙钤就把陵光拦腰一抱,一个公主抱,抱下了床。
把陵光轻轻的放在洗手台面前,“好了,你先乖乖刷牙”公孙钤把牙刷递给陵光。
陵光接过开始刷牙,公孙钤就这样看着他。
等陵光洗漱好之后还没开口,公孙钤就又一个公主抱,抱起了陵光。...

喜你为疾(一)


吸血鬼公孙钤x痴呆陵光(划掉)并不
“只要你能活着,我愿为你做任何事”
“可你从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
灵异向,异能向。私设同性已合法
勿上升蒸煮
分割线——————
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熟睡着的陵光,公孙钤强忍住想要咬上陵光雪白的脖子上的冲动,抚摸着陵光有点肉的脸。
脑子里有两个声音在争吵,一个说:咬下去,咬下去,多么新鲜的血液啊。一个说:不行,他是陵光,不行。
公孙钤收回抚摸陵光脸颊的手,一个翻身下床快步走向洗手间,从抽屉里摸出一瓶药随手倒出几粒就干咽了下去。
“咳咳咳”公孙钤咳了几下,打开水龙头捧了捧水喝了下去,水渍从公孙钤的嘴角流向脖子。
公孙钤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狼狈。
公孙钤自嘲的笑笑,也...

起名废😂

吸血鬼公孙钤x痴呆陵光(划掉)并不

试读:
公孙钤嘴角有一丝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可他像没有感觉到一样把头伏在正闭着眼熟睡的陵光的耳边轻呢一声“我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

“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你一定要帮我救活他”陵光对眼前的人嘶吼着。

小甜文

“小家伙”
“你知不知道叔叔曾经非常非常喜欢你爸爸”

被叫做小家伙的男孩默默站起来朝沙发上的吕鋆峰跑去“爹地,爹地,刚才爸爸说他是我叔叔”
“好小子,学会告状了”熊梓淇咬咬牙又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大峰~我错了”说完还委屈的眨眨眼。
看着吕鋆峰似乎有心软的迹象,熊梓淇一声惊呼“哎呀”然后弯下腰抱着膝盖。
吕鋆峰见状小跑过去,扶着熊梓淇“怎么了,我看看”
熊梓淇嘟着嘴朝吕鋆峰倒去“我头好晕,膝盖也好疼”还带着几声抽泣。如果没有看到熊梓淇露出得逞的笑的话。
看着吕鋆峰紧张的扶着熊梓淇去卧室,小家伙站在他们后面看着爹地把爸爸扶进卧室
“爸爸每次就知道用这招”然后无奈的耸耸肩转身去沙发坐着看电视了。他可不想去吃狗粮...

1 / 3

© 七安 | Powered by LOFTER